发展转型二:从出口导向型和投资拉动型转向消费内驱型

记者:作为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出口在前些年一直风光无限,近两年为什么愈来愈遭诟病?
魏杰:1998年以后,我国经济逐渐走上了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方式的道路,到2007年,出口对GDP的贡献已接近40%。国际经验表明,出口导向型经济迟早要出问题的,本身潜伏着“胀死”和“憋死”两种危机与风险:在国际市场对我国产品需求旺盛时,外需能支持出口的条件下,会将你“胀死”,而在外需不能支持出口的条件下,则会将你“憋死”。我国经济2008年第四季度出现的企业萎缩倒闭,经济增速急剧下滑,就是这种情况。1987年日本出口导向型经济也出了问题,1997年东南亚同样经济泡沫破灭,最终使日本及东南亚各国进入较长的经济衰退期。

记者:人们现已认识到这一弊端和祸害。中央近年的宏观调控明确强调,要从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向内需拉动型经济。这一轮保增长,不是保原有传统模式下的增长,实质上也是推动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
魏杰:不过,我们目前在启动内需中似乎更多地注重对投资的启动,对消费的启动力度显然较弱。诚然,投资与消费相比,见效快。保增长,人们往往首先关注投资,然后在抑制增长快速下滑的基础上,有效启动消费,最终全方位启动内需。这种选择并不错。但我很担心,在启动内需中,谨防过于注重启动投资而使中国经济由出口导向型转向投资拉动型。二者都不可取。

记者:为什么投资拉动型同样难以维系未来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呢?
魏杰:内需的启动最终要依赖于消费,也只有将有效消费作为经济增长的内在驱动力,经济增长才算是回归其本意。

记者:当前大规模的政府投资可能给今后埋下哪些隐患?
魏杰:投资包括民生投资,其投资主体是政府;生产性投资,其投资主体是企业;资产投资,其投资主体是公众。要注意民生投资可能会引发的问题:第一,如果投资控制不慎,将会出现一大批既没有社会效益,也没有经济效益的所谓“政绩工程”;第二,因为民生投资的主体是政府,往往容易产生权钱交易,搞得不好,腐败就会大量产生;第三,在民生投资中,政府配置资源的权力极大,如果搞得不好,就会出现政府作用排挤市场功能,国有经济排挤民营经济的“双挤出效应”,最终会使旧体制复归而新体制受损;第四,民生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对保增长是有意义的,但对就业的吸纳力不强,中小企业受惠也不会太多;第五,民生投资基本集权于中央,因而地方经济的差异性和各地区在这次危机中所遇到困难的差异性往往会被忽视。

记者:扩大消费内需,喊了多年,效果总是不尽如人意,说明消费启动“牵一发而动全身”,难度要比投资启动大得多。
魏杰:启动消费,包括启动收入性消费、信贷性消费、预期性消费等三种形式,涉及面广。它有赖于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社会保障体制改革以及财产制度改革的深化,涉及深层次经济利益关系的调整,甚至涉及政治体制的改革。但是,改革的难度再大,也必须克服困难启动消费,真正使中国经济发展模式转向消费内驱型。

点此返回 【2010考研时事政治专题】

推荐阅读:>> 沪江考研精华汇:考前四十天必读 <<  

考研最后冲刺欢迎报名参加【2010研英强化班】